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无中心和不确定性是21世纪的两大基本特征

 
 
 

日志

 
 
关于我

知名出版人,出版培训师,2013年书业独立策划人奖获奖者。自媒体人。(文鹏天天读书 微信公号wenpengdushu)

网易考拉推荐

午后四点,时间不存在了  

2009-11-02 12:13:44|  分类: 读一下书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后四点,时间不存在了 - 王文鹏 - 好好读书,天天想象

埃米尔和朱丽叶五岁时一见钟情,二十三岁结婚,没有孩子。六十五岁时,埃米尔终于退休,和朱丽叶一起搬到乡下风景如画的河畔,想在隐居中安度余生。

 

作者诺东说: “事实上,我只属于文明人。有了文明,便拥有一切便利,但只要遇到一个粗人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权力是多么有限。”他似乎倾向于表现野蛮对文明的破坏是那么简单!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是根深蒂固的习惯模式!而我完全抛却了打扰者帕拉墨得斯,我厌烦他的无趣。厌烦他担当的破坏角色!我把重点的关怀放在了埃米尔和朱丽叶身上!

 

他们应该有一段属于自己支配的自由时间。这样的生活不受时间左右。可以在平静中让他们补偿自己被动下的人生轨迹。真真切切的为自己活着。

因为他们在生存上已经挣扎了一辈子。因为埃米尔正像朱丽叶所说:“为了微薄的工资你工作了四十年,我们今天的幸福是微不足道的!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已经付出了代价”。

 

“当了一辈子城里人,我们渴望到乡下去生活,这不单单是因为热爱大自然,更多是出于孤独的需要。这种强烈的需要与饥、渴和厌恶相似。”  他们应该有自己的屋子,应该在自己的余生干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可怜微薄的渴望!然而生活并非如此。一个每天四点到来的不速之客帕拉墨得斯那么轻易就夺走了他们渴望一生的生活!这是多么荒谬而真实的人生啊!

    

 我不自觉想到了我和羽。我常常想离开这个浪费时间的世界。对我来说,羽就是我的一切,我想我也是她的一切。从另一个层面可以理解我一无所有的悲哀。羽刚认识我时梦想某天住在一个有玻璃屋顶的大屋里看星星。而现在只要是有个大床就满足了。“我不会一辈子过这样的生活吧!”羽的恐慌造就了我的不安!我总感觉亏欠她太多,而我们的人生仅仅才是开始。我常常会忽略她的感觉,不够体贴。我甚至有时想我会不会平庸一生!羽的任何悲伤刺痛的是我的心!我想羽的眼睛流的一定是我的泪水。

 

 当埃米尔温情而又含有亏欠之情凝望朱丽叶时,我想他太可怜了!虽然男人是社会的主体,但男人也需要被宠爱,而大部分女人会忽略这一点。忽略了这一点,男人的人生必定要沉重很多!还好朱丽叶还是那个朱丽叶,岁月并没有把她从埃米尔身边带走,他们忍受了贫困,依然健康的活着,迎接属于他们的自由时刻。埃米尔在不经意的一瞬间就拥有了人生最大的快乐!

 “我蹲在炉膛边上,转过脸,看见了朱丽叶。她坐在一张低矮的椅子上,离我很近,用她特有的目光凝视着火:令人起敬的专注于一事,当时是专心的看着那团可怜的火。 

让人惊讶的是:她丝毫没有变,不是从我们结婚的时候起,而是从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刻起。她长高了一点——很少,她的头发白了,其他的一切,也就是说一切,相似的惊人。 

  她看火的那种目光,就是她在课堂上看女教师的那种目光。她把双手放在膝盖上,头一动不动,双唇紧闭,就像一个对自己的存在感到惊讶的孩子那样,一副乖样。我早就知道,她没有变,然而,知道的没有像今天这样清楚。 

 这种发现使我激动。我不再理睬摇摇晃晃的火苗,而是顶着这个六岁的女孩,我和她差不多一起生活了六十年。 

   我忘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几分钟,突然,她向我转过身来,看见我在看她,便轻声说:‘火灭了。’

   我说了一句:‘时间不存在了。’好像这是一个回答似的。 我一生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

    以后的一切就让它见鬼去吧!在那一刻,时间不存在了!只剩下埃米尔和朱丽叶,只剩下幸福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