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无中心和不确定性是21世纪的两大基本特征

 
 
 

日志

 
 
关于我

知名出版人,出版培训师,2013年书业独立策划人奖获奖者。自媒体人。(文鹏天天读书 微信公号wenpengdushu)

网易考拉推荐

从玩物到艺术品:小物件有大学问(刊载于:《中国文化报》《渤海早报》)  

2011-12-27 11:57:04|  分类: 读一下书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玩物到艺术品:小物件有大学问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如今之世,人多为物玩,不得玩物。玩物多自误,更别提玩出学问了,其实,小物件有大学问。就看你怎么玩,会不会玩了。读白化文先生的《退士闲篇》,我发现白化文先生在小小的器物上挖掘出了大文化。惭愧的是,我们对于这些物件不仅仅是常常“望文生义”,甚至常被固有看似无误的常识蒙蔽,看似正确的常识竟然也常常是片面的、残缺的。原来自误久矣。

比如,看到“竹夫人”和“汤婆子”,不了解的人以为是两个人,实际上这是两个物件。竹夫人,夏季纳凉用,是夏季搂着睡觉的取凉工具。关于竹夫人,清代《蕉轩录》有精确记述:编竹如圆枕,空其中,长三四尺,夏月抱以卧,可以清暑,名之曰“竹夫人”。汤婆子,冬季取暖用,是一种金属或瓷器做成的扁壶状器物,注入热水,放在被褥里取暖。这属于“望文生义”,不懂装懂。

过去我总不理解唐代女子美丽的标准为什么一定是“樱桃小口”,口怎么会小到樱桃大小呢?看了这本书才知道,唐代女性点口红,不是抹全唇,而是唇中上下形成的朱樱一点。女子远远走来,最先看到的是那朱樱一点,古代的樱桃小口很可能是唇中的局部代嘴唇的全体了。之所以会称为樱桃小口而不是银杏小口,是因为,隋唐两代,樱桃是极其名贵的东西,士人以种樱桃为风尚,只有名邸方有栽种的殊荣。当时,皇上敕赐樱桃是常有的事情。这属于常识错误,一开始就以自己的错误常识去冤枉了古人。

谈到“如意”,我们一般想到的都是云头如意,心目中想到的是一件宝贝、法器、吉祥物,殊不知 “如意”在中国最早的用途就是挠痒痒,如意就是我们熟悉的痒痒挠儿。而最早的“如意”是由佛教传入中国的。在佛教中,如意分为如意通,如意智。如意智即“于所欲之一切事能得自在随意。”如意通有三种:能到、转变、圣如意。也把如意通分为能变通、能化通。这个层面的如意比较复杂,甚至还未形成物件的实体,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之物。经过一步一步演化,最终形成各种形态的“如意”。

说完“如意”,再说“拂尘”,我印象里拂尘是道家的东西,不想汉化佛教是把拂尘作为上堂说法时的法器使用的,而且是汉化佛教特别是禅宗的创造。拂尘最早的用途是驱除蚊蝇的工具。古代南亚次大陆崇尚白拂,到了中国喜红色,取其吉祥之意,有了鬃毛做的红色的拂尘。白拂,到中国就演化为了红拂。了解了红拂,我终于明白“红拂女”是手拿红拂的女子了,白先生说拂尘的动作包括竖、举、提、击、划等很多种。红拂女手执红拂的情致,了解了这一系列动作就可以想象的出来了。

如意是挠痒痒的,拂尘是驱除蚊蝇的。演化成为宝物后,如意是身份尊贵的人自己拿着,拂尘虽也为贵人所用,但却是由侍从执掌,要不反而失了身份。可见“红拂女”是地位低下的侍女。从如意和拂尘身上,我发现俗物和艺术品距离本不远,有的时候就是一物。

白先生在书中说,有些人分不清麈尾和拂尘,有的人甚至认为麈尾和拂尘是同一个东西。实际上从起源和用途上就可以看出二者并非一物。麈尾,是魏晋清谈家经常手执的一种道具,类似于羽扇,属于名流雅器,显示其高雅的领袖地位。麈是大鹿,麈与群鹿同行,麈尾摇动,可以指挥鹿群的行向,麈尾取义于此,盖有领袖群伦之意。因此魏晋只有大名士方得执掌,拂尘则多是侍女执掌,这有本质不同,关乎身份。

“如意”在中国最早的用途就是挠痒痒,“拂尘”最早的用途是驱除蚊蝇的工具。传入中国,都是从圣到俗,然后再回归圣。可见中华民族实际上是个很实用的民族,讲究物的实用性,也讲究物的艺术性。只知道如意和拂尘是吉祥物、法器和宝物,不了解其实用性,不了解不同时期性质和用途不一样,这属于常识的片面性和固化,容易以偏盖全,闹了笑话。

《退士闲篇》中提到的物件众多,远不止于这么几件,除了如意、拂尘、麈尾、樱桃、竹夫人、汤婆子等,还有笔床茶灶、雨笠烟蓑、拄杖、禅杖、锡杖、风筝、书帕、升官图、镜听、卦影等,禅杖最早是佛惩戒弟子用的,锡杖是天竺行乞的物件。《西游记》中的唐僧手持的就是锡杖,锡杖晃动,施主就知道有高僧行乞了,三声过,不愿施舍也就不用勉强了,这样既可以不骚扰人家,也保持了自己的威仪。当真是用心的创造。就连老北京的琉璃喇叭和自行车作者都能写得津津有味。

白化文先生特别注重物件的形制和演化,本意和发展,他的每个结论的得出都不是无根据的,他注重考证,注重来源,自己的观点一定是有来源作为佐证或者印证的。不虚言,不妄语,不揣测,这不仅仅是治学的态度和操守,更是接近真相的必须的途径。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东西现在都失去了本意,也没人愿意去考证了,认为没有必要了。不见其源头,难名其真意。不见其发展历程,难以全面的观一物。也就容易固化我们的错误常识。

许多人也许还不明白考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往小了说,不了解这些是自误,往大了说则是误人了。我们大家都熟悉的《红楼梦》中就有如意、拂尘、麈尾、汤婆子等,我们不了解这些物件,就无法看懂这本巨著。出版家范用先生说三联书店的美编不懂“银鱼”是什么,以为是“鱼”,于是就在黄裳先生的《银鱼集》的封面设计上设计了鱼,这就是谬误了,但是我发现直到现在出的这本书的版本中还有延续这个错误的。就连最近播出的电视剧《后宫·甄嬛传》中也有汤婆子,我不知道为什么太监、丫鬟对皇帝的妃子都叫“小主”。想好好去查一下。可见了解这些过去的物件是很有必要的。不懂的这些,拍电视剧会出笑话,做书会出笑话,看书也不能明白其意思,最终是自误误人了。

小物件能玩出大学问,小物件,大学问,不得不重之。

从玩物到艺术品:小物件有大学问(刊载于:《中国文化报》)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小物件有大学问》 数字报纸地址:http://epaper.ccdy.cn/html/2012-01/11/content_64495.htm

从玩物到艺术品:小物件有大学问(刊载于:《中国文化报》《渤海早报》)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