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无中心和不确定性是21世纪的两大基本特征

 
 
 

日志

 
 
关于我

知名出版人,出版培训师,2013年书业独立策划人奖获奖者。自媒体人。(文鹏天天读书 微信公号wenpengdushu)

网易考拉推荐

民主不是一个时期,时期只是一种象征  

2011-04-17 21:53:52|  分类: 读一下书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不是一个时期,时期只是一种象征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我所探求的不是一个日期,而是一个象征,一个转折点。

                                           ——莫里斯·迪克斯坦《伊甸园之门》

       今年是2011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这个日子的重要性套用莫里斯·迪克斯坦的话就是:“辛亥革命不是一个时期,而是一种象征和转折点。”辛亥这个纪年微不足道,重要的是这一年代表民主革命的社会变革在中国取得成功。1911是民主在中国肇始的象征。从这一年开始,以民主为起点的时代到来了。民主不是一个时期,时期只是一种象征。

      读宫崎滔天的《三十三年之梦》之前,我从未这么深地体悟到中国的民主革命对亚洲和世界的意义所在。亚洲的民主政治变革首先在中国爆发并非偶然。封建专制是私人的乐园,民主则是人类的公园,要在亚洲这个乐园上建造公园,中国是关键。

      在书中,我从宫崎滔天和二哥弥藏、朝鲜的金玉均、中国的孙中山的谈话中惊奇地发现:这三个人互不相识,却不约而同地达成了“民主革命要首先在中国实行”的共识。

       1888年,在日本,宫崎滔天的二哥弥藏对他说:“目前的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战场。强者逞暴,日甚一日,弱者的权利与自由,一天天地丧失殆尽……假使有人重人权、尊自由,就必须速谋恢复之策。现在如不设法防止,则黄种人将永远遭受白种人的压迫。而这个命运的转折点,实系于中国的兴亡盛衰。”     

     1894年,朝鲜的金玉均对宫崎滔天说:“今后的问题只在中国。朝鲜问题不过是枝节的小问题而已,最终的命运有待于中国问题的解决。中国不仅是东亚命运的关键所在,恐怕也是全世界命运的一个赌场。”

      1897,宫崎滔天第一次见到孙中山,孙中山阐述了自己的“民主共和”的政治理想:“我认为人民自治是政治的极则,因此我的主张是共和主义……雪除东亚黄种人的耻辱,恢复和维护世界的和平和人道,关键在于中国的革命,如果中国革命成功,其余问题均可迎刃而解。”

       三个国家的互不相识的人有一样的见解和共识确实令人惊叹,但见解一致,共识达成并不代表就能实现民主和人权。人生在世,必须能掌握时代的大方向,那个时代的大方向是民主,民主的大方向是中国,在中国怎样实现民主是关键。

      康有为和孙中山都想挽救中国危局,都提倡民权共和,一个“自上而下”改革,一个“自下而上”变革,但结果却完全不同。这是颇令人不解的。对此,宫崎滔天有一个精彩的对比:“康有为和孙中山都提倡民权共和,但孙基于西学,康因袭汉学。前者质而后者华,质则重实行,华则喜议论。二者见解虽一致,教养和性格却不同。这就是孙所以为革命的急先锋,康所以为教育家的原因。”

      孙中山认为,共和政治是政治的根本原则,要实现这一原则只有实行武力一法;康有为也注重人权,提倡共和。他想仿效日本明治维新,由上而下进行改良。但是“自上而下”的改革最终失败;“自下而上”的民主变革在“愈挫越奋”中最终成功。

      历史总是注重成功,而忽略失败。宫崎滔天的《三十三年之梦》是一本民主革命的“失败”之书,是中国民主进程的失败时,准确地说是民主革命“暗夜月明”时刻的记述。不懂暗夜,无法月明。我们能看到月明的光芒,却无法估量抵抗暗夜的力量。

      宫崎滔天曾帮助康有为流亡日本,并想促使康、孙合作;他帮孙中山建立民族革命家的形象,并介绍孙中山、黄兴会面与合作,对中国同盟会的成立做出过贡献。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帮孙中山为革命在日本筹备资金,筹措军火……宫崎滔天对中国的民主革命是“资财相通,缓急共济”的,他把中国的民主革命的成功看做自己的理想。他认为理想必能实行,不能行的是梦想。

       历史总是记住荣耀,而忽略牺牲。宫崎滔天在中国民主革命中没有收获荣耀,他和《三十三年之梦》一样,收获的只是黯淡的岁月,但他最后看到了民主革命的成功开端。如果说孙中山是中国民主革命的扛鼎之人,那么宫崎滔天是中国民主变革的扛石者,虽然这块石头有多大并不好界定。更多的人则是用鲜血铺就了今天的民主之路。

没有谁能真正厘清某个人在民主进程中的具体作用,但是显然民主的成功和捍卫不是一人之功。为民主流血和流汗的人都是可敬的!哈罗德·罗森堡在《荒野之死》中写道:“一个时代的人们不是担负起属于他们时代变革的重负,便是在它的压力下死于荒野。”民主在那个时代是一个理想,更是一种使命。在今天是一种延续,更是一种完善。你默认民主一分,民主便前进一寸。

民主不是一个时期,时期只是一种象征。

民主不是一个时期,时期只是一种象征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