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无中心和不确定性是21世纪的两大基本特征

 
 
 

日志

 
 
关于我

知名出版人,出版培训师,2013年书业独立策划人奖获奖者。自媒体人。(文鹏天天读书 微信公号wenpengdushu)

网易考拉推荐

常识性谬误  

2011-05-14 08:17:33|  分类: 想一下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识性谬误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篇文章我想从可怜的羊开始,当然我知道可怜的不是被无数人数过的羊,而是天天睡不着,但是还是天天坚持数羊的人。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你睡不着时,你会怎么做?有多人都会告诉我,我数羊。大家都笑了,是的,数羊。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一边睡不着觉,一边强迫自己数着“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数羊的效果怎样呢?数羊你真得能睡着呢?许多朋友和我说,数羊根本睡不着,反而更精神了;也有朋友说数羊很快就睡着了。我不想统计到底是睡着的人多,还是没睡着的人多,这对我这篇文章来说意义不大,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数羊就能睡着吗?这种说法正确吗?为什么数的是羊,而不是牛、马、驴?假如数羊能睡着,依据是什么呢?到底数的羊是山羊还是绵羊?到底该怎样数,是“一只羊,两只羊”的数,还是“羊羊羊……”的数?

     也许也有许多人对我这种追根究底的方式感到厌倦,悲哀的是,我也一直是那个一直数羊的人。最近才发现睡不着数羊是一个极大的谬误。正确数羊的方法原本是这样的:数羊数的是绵羊,是用英文的sheep数,不是“one sheep”那样的数,而是“sheep Sheep sheep ”这样的数,数sheep(绵羊)数着数着就变了sleep(睡着),这是一种意识的不断暗示,最终转化为我“睡着了”的潜意识。

    我想这种方法不可能没有人怀疑过,我就怀疑过。因为方法是错误的,我睡不着,但是我和大家一样一直坚持了错误的观念和错误的方法。知道怎样能数羊入睡后,我也不希望您照搬,你知道在中国估计很少有人数着sheep入睡,英语语感不好的也不一定能数到sleep这个音上去。我想在中国应该数“水饺”,数多了就成了“睡觉”了,你要是一个“水饺” 一个“水饺”的数,估计得数饿了。这只是开个玩笑,大家不必当真。

    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数羊的错误方式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种常识,但这种常识是错误的,我称之为“常识性谬误”。对于常识的谬误很少有人追根溯源,原因是到常识的层面我们就不会有太多质疑,我们不自觉地就把这看得合情合理。常识谬误是怎么产生的呢?途径就是传播,在传播中不断发生信息的错位,最终意思发生了偏离,甚至偏离到极端错误的轨道。但是我们无法知道最初人的意思了。

   说到常识性谬误,由此我想到了教育上的一些常识性谬误,我感觉教育就是堆积常识性谬误的一个很大的方式。我们常常想对教育进行改革,我想不妨从教育的常识性谬误入手。在我看来,教育上的常识谬误至少包括:这个别人做过了、功利化、教育引入竞争、从众、标准化几个方面。

    在我六年级的时候,我做过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用仅有的小学知识证明出了“勾股定理”,我兴冲冲地去找到老师,我感觉我就要成为一个数学家了。老师告诉我:“这个早有人证明出来了,初中你就会学这个。”我有一盆冷水从天而降的感觉,我感觉一种极大的耻辱感,一方面我感觉自己的成果似乎被人很早就窃取了;另一方面来自于老师的不信任感,似乎这个公式不是我证明出来的,而是我从高年级的课本看来的。从此老师给了我一个观念,数学公式基本上已经都被证明了,于是我放弃了成为数学家的梦想,从此不再干这受累不讨好的事情,我不敢确定老师要是当时鼓励我,我会不会验算证明出新的别人没发现的数学公式,但是我能确定的是,我不至于后来在高中数学变得那么差。学习有的时候是一种兴趣,而教育需要鼓励,而不是漠视般的扼杀。

    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我们把一切看得过于合情合理了,我们教育的一个误区是“这个别人做过了”,我们似乎就没有做的必要了。我最近看TED演讲,发现外国人什么都研究,我看视频的时候就有种错误的观念,这样的事情有必要演讲吗?看完了我才发现每一种演讲对我都有思维的拓展。我们总是说创新,创新的立足点总是找别人没发现的东西,过于体现在“新”上了,而忽略“创”了,实际上就是改变一个小小的点,有的时候就是极大的进步,比如改变公交车座位之间的距离,使乘客不用总是曲着腿。而我接受的教育让我总想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就像我成不了数学家,就不在意数学公式了。当然了这也有功利化教育的影子。

    教育引入竞争,在我看来也是很大的误区,竞争本身也是功利化的一种表现。现在从上幼儿园就要资历,上大学一上学老师就会告诉你怎样毕业找到个好工作。有趣的是,我们教育总是想着怎样找到好工作,反而放弃了教育的一些本质的东西,大学生不但找不到好工作,反而越来越难以在社会上立足了。我想上大学为找工作并不能算错,但是我想教育应该有更大的用处,这样才能物有所值。

      关于从众,我想说一个有趣的事情。在石家庄上大学的时候,我去银行的ATM机上取钱,发现有两个ATM机,一个ATM机前排了很长的队,一个ATM机前没有一个人,我就问旁边的一个人,这个ATM机为什么没人用,他说这个ATM机也许坏了,因为这个ATM机经常坏,我是个多疑的人,不是很相信他,于是去试了试,结果ATM机没问题,于是许多人都到这边来排队了。我想排在那边和来这边的人都有很严重的从众心理。

      当我一个朋友想写一本惊天动地的小说时,我却总是劝他先解决生计问题。我们教育大学生不是怎样在工作中有效率的工作,而是教育他们到单位要多点眼力,有活自己多干;领导发火,我们必须听着,而不是指出他的谬误。关于教育标准化的例子我想就不用再多举了,是教育让我们有了标准化的答案,我们一不小心就成了标准化的受害者和帮凶。

      我们总是相信教育让我们比别的人更聪明,更有创造力,实际上学历更高,我们的谬误更多,常识性的错误也更多。实际上,对许多人来说,走到社会的过程,就是不断摆脱教育带给我们的常识性谬误的过程。没有谁是绝对自由的和绝对正确的,但是我们必须试图摆脱错误。多找找我们的常识性谬误吧。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