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无中心和不确定性是21世纪的两大基本特征

 
 
 

日志

 
 
关于我

知名出版人,出版培训师,2013年书业独立策划人奖获奖者。自媒体人。(文鹏天天读书 微信公号wenpengdushu)

网易考拉推荐

蒋一谈——在词语间搭建热爱  

2011-05-31 13:55:10|  分类: 读一下书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一谈——在词语间搭建热爱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词语是一种空间表达,找到属于自己的词语表达方式,才能真正理解到存在的空间的意蕴和隐秘。很显然,蒋一谈先生是可以灵活地运用这些词语的人!

蒋一谈先生的《赫本啊赫本》共包括8篇短篇小说:《七个你》《马克-吕布或吴冠中》《中国鲤》《说服》《刀宴》《金鱼的旅行》《芭比娃娃》《赫本啊赫本》。8篇短篇小说提供了种种的可能,它的艺术容量远远大于1个长篇小说。我们在这些文本里看到了人生的枷锁,却找不到开启枷锁的钥匙!

蒋一谈先生的文本似乎都是不同的方向,从文本的角度很难发现它们的统一性,但是我捕捉到了作者散发出的情绪,我们可以看到:他在人生的明暗与反复中,洞穿了苦痛背后的那份对生命和世界的热爱。8篇小说,7个你,还有一个你,我们一直找不到!这个你也许就是“热爱”。

《七个你》讲的是人的多重性,我们热爱多元,试图尽可能的接近生命的本色。 一周七个你,加在一起才是最可靠、最全面、最本色、最值得信赖的你。七个你也是不够的,N个你冲不出的是过于热爱的角色扮演。

《马克-吕布或吴冠中》讲述的是一个爱情的故事,何西递热爱吴冠中,艾树热爱马克-吕布;艾树因为热爱的偏差,造成爱情的偏食。本来吴冠中也是艾树热爱的一部分,而一旦将热爱劈开,一分为二时,爱不得不纯粹而决绝。

《刀宴》展示的不仅仅是男人对刀的迷恋,更是传统归于传说的现实困境。当传统已逝时,热爱也只能归于绝望。

《说服》说的是因为热爱解剖,而放弃想要的理想生活的一个文本。热爱本身就是枷锁,无法说服,难以解脱!

 《中国鲤》说的是,在中国鲤鱼是吉祥,而在美国鲤鱼成为了破坏原生态环境的洪水猛兽。在不同的文化里,对同一事物的理解可以从热爱走向厌恶,甚至是残杀。热爱和残杀离得并不远。文化的隔阂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芭比娃娃》是人在爱中的痛失和对爱的倚重,芭比娃娃是小翠最后的对父亲的一种爱的依赖和纪念方式。当面对残酷的生活时,我们是否能在爱中得到某种均衡?

《赫本啊赫本》起初我以为是讲“死亡”的一个文本,讨论的是死亡的选择方式。随后作者很快将主题引向了“爱情”。在战争的恐惧中,父亲爱上一个赫本一样的女子 。赫本无形中成为了爱人的代名词。而母亲慢慢走到了赫本的对面,我则走到了赫本的面前。

《金鱼的旅行》因为热爱,所以隔膜;因为热爱,所以逃离。一切的行为都是源于热爱!文化和自然的流逝让我心中的热爱变为了逃离。实际上是对故乡的热爱,对祖国的眷恋,都抵不过对儿子的爱。而当面对自己的父亲时,父亲当年的爱和我的远走,造成了现在父子彼此生活的隔膜。人们都心中残留着爱,但是却在不同的场里。人的命运如那两条金鱼,一是归于死亡,一是流入大海。当面对死亡时,任谁都无需作出决定;当我们流入大海时,我们再也回不到温暖的鱼缸了。热爱最后造成爱的死亡和流失,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热爱不是普遍的爱,不是崇高意义上的热爱。它是热度之爱,是炽热之爱,是在两者之间移动的爱的某个位置。我把8篇小说定位在爱的不同位置上,也许有所谬误,但是也有所助益。一切的恐惧、苦难都源于热爱,没有爱这一切不可能深刻,不可能那么彻骨。去掉了爱一切都不存在了。

人生充满苦痛,我们有幸携爱走过。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