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无中心和不确定性是21世纪的两大基本特征

 
 
 

日志

 
 
关于我

知名出版人,出版培训师,2013年书业独立策划人奖获奖者。自媒体人。(文鹏天天读书 微信公号wenpengdushu)

网易考拉推荐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2013-08-10 23:24:58|  分类: 想一下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今天我33岁了,我有了一个3岁半的儿子了,看到儿子在纸上乱画的时刻,我无法想象我3岁时候是什么样子了。我的3岁一去不复返了,我常常在梦里梦到我3岁的童年,而我醒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真想从内心大哭一场。

      我还能清晰地记得,我8岁的时候,下大雨的时候,我喜欢在我家的土坯房里的窗前隔着玻璃看着雨哗哗地从窗户流下,那种内心的畅意我一生都记得。我喜欢电闪雷鸣,我喜欢当时传说中的龙,我看那闪电,我就能想到龙在天空扭动着身体在天空中傲视一切,我相信闪电出现的时刻,龙一定会来。龙我一直没等到,往下吐水和吐火的金龙和黑龙的大战我也一直没看到。但是我还记得直到上高中的时候,一个同学用铅笔给我画了一条龙,我给涂成了金黄色,把线条全毁掉了。我内心的悔意一直延续了好多年,因为我再也不会有那么一条龙了,我内心的金龙也渐渐瓦解了。后来,我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了。

       无论如何,我无法再把回忆往8岁前推进了。我那么渴望看到自己3岁时候的样子,而一切都消失了。我一直都记得关于母亲的三件事情:一是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给我画过一只鸭子——特别好看的鸭子,在一个幼小的儿童心里,那个鸭子无可替代。我找这个鸭子找了很多年,却毫无线索。而我一直想找到。由此延伸我还想到弟弟刚上学的时候,因为不会写2,所以就决定不去上了,母亲说:2很简单,我教你画个小鸭子吧,会画小鸭子你就会写2了,我永远记得那个小鸭子和2一样的弧度。第2件事情是母亲在一个夏天我们铺着凉席在自家的院子里看星星,母亲就是这个时候给我讲了《女郎织女》的故事的,我还清晰地记得故事中的牛郎吃的包子、牛和女郎说的那么感人的话,还记得王母娘娘在人间去方便的时候被扎了腚,于是就用书掐了芦苇草,至今我还能看到芦苇草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一个被掐的印记,很神奇!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故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复述这个故事,终有一天我会复述饿出来。现在我仰望星空的时候,还是会想到这个故事。第三件事情是我有了弟弟之后,那时候也许是已经十多岁了,我感觉母亲和父亲对我的爱似乎全部被弟弟抢走了。那时候我在外也常常被别的小朋友欺负,但是我也发狠地不愿意告诉父母,我感觉他们对我是没有一点怜惜和爱了,内心的不安全感和缺乏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直到现在我还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那时候我记得我去给牛儿割草,天已经很晚了,在离家有半里地的田地里,月亮上来了,青蛙在田里呱呱叫了,我还是不想回家,我就是想等着妈妈来唤我。我内心很害怕,慢慢一步一步地往家里走,但是迟疑着脚步,快到村头的时候,我听着母亲一直唤我的名字。一遍一遍地喊我,和疯了一样,声嘶力竭!我哭着拉着那个沉重地装满草的筐,大声喊“妈妈,妈妈,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这是我记得的部分,不记得的还有父亲曾告诉我的,当时我特别小的时候,半夜里我哇哇大哭,想吃大米饭,母亲抱了柴禾生火,大米就是不熟,母亲记得哭,母亲说那是她最心焦的一回,我想想现在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许多朋友也许说,为什么不用天然气呢?那时候根本没有天然气,大米很稀缺。大概是十斤面换一斤大米的样子。后来我大了些,看城市里人家天天吃大米饭,我很羡慕,心想以后可以天天吃上大米饭的日子是多幸福啊。许多朋友也许会笑话我,那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可以有机会到城里,过上吃大米饭的体面生活。现在来看这似乎太简单了,要是你现在看看路遥的《人生》,你就知道那时候一个农村孩子要成为城市人有多难了。当然现在也存在城乡差距和不平等,但至少农村人可以在城市生活了。

       说了那么多,我实际上想说的只是,我现在有31本小人书,对于我不是珍藏和升值,而是这些书就是我的童年。我看到它们,我就感觉我的童年就储存在里面,就在我的面前。我的童年真就储存在里面。我今天整理书籍,欣喜地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我在三本小人书里看到我3岁时候画的画,说是画,不如说是线条的勾勒,因为这些画没有任何的颜色,从技术层面对别人来说这什么都算不上。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母亲给我画的那个小鸭子,那是我可以永久保存的年轻母亲对一个幼儿的爱的印记。我找到了我画的许多现在看来都很美好的东西,有些画已经很有意识,有前面我提到的龙,也有老虎、七品芝麻官、孩子、大象、我自己等,还有我根本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很像现在的意识流的东西。这些画让我和我的童年再次相遇了,我想通过一篇博文的形式把童年和回忆留下来。这些美好的回忆只属于我。我在这里看到了3岁的我,也许是4岁或者5岁,管他呢,反正我看到了童年的自己对着我微笑,这就够了。

       我想把这个文章送给我自己,更送给我的母亲,也送给我的儿子。希望我儿子大了的时候,也能看到他父亲的一些童年印记。无论如何,我的3岁回来了,我和它拥抱了一下,然后我再次回到33岁,去陪伴我熟睡的3岁的儿子和美丽的妻子,同时我无时不刻不在内心想念我的母亲,但我一定永远不会告诉她这一切!免得她伤心。人生总是向下,她一直陪伴着我成长,而我却不能一直陪着她。这也许就是人生的轮回吧?!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貌似这个是我当时画的爸爸,因为有纽扣和口袋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最上面的是两条龙在大战,那个粗的是金龙,那个像蛇的估计是黑龙;下面是老虎,右边是个老头,最下面那个最小的是3岁的我。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左上角貌似是画的小女孩,右边好像是熊猫,最下面那个很有力量的家伙我也不知道是谁。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画谁帮我解释下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很确定是七品芝麻官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上面是大耳朵老鼠,下面是心有怀疑的鸟,至于是什么鸟我也不知道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左上角是蚂蚁,靠下点腿很多的是蜘蛛,那个鸭子是我妈妈画的,最下面看着那个鸭子的是蚯蚓。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鸟看起来像孔雀,但是我那时候肯定没见过孔雀。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无疑是大象了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孩子不知道是我当时哪个邻居,肚子上还有五官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有个小狐狸吃东西。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像个食蚁兽,谁知道我当时画的什么啊?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是警察,你们别说是城管啊,农村没城管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个太复杂了,不是专家是分析不出来的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貌似脖子长的是鹅,回头惊讶那个是乌鸦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右边难道是阿拉伯商人?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我开始学数字了 
王文鹏童年时的画(珍藏帖)——龙、鸭子、母亲、3岁的我 - 王文鹏 - 一个丢失身份的文化阅读者
这一大堆动物玩的很不错。确定的是有条蛇,好像还有个长耳朵的家伙撵乌龟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